【奈因】掩藏(续原作–02

2.


今天是第几天了呢…斯雷因蜷缩在墙角,紧紧抱着双膝。胃又绞痛起来了,他的身体拧在一起,直冒冷汗,发丝湿哒哒地黏在脸上。

来到这里就像失去了一切,他也放弃了一切,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曾拥有过什么。这一方牢房阴暗而寒冷,除了一张简陋的床外别无他物。值得一提的或许只有墙壁上一口小小的窗子,他总是对着它出神。外面的世界是什 么样子呢?外面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呢。虽然是一个地球人,他对地球的了解却没有多少,地球的景色,地球的食物,地球上的情感,他一概不知。他拼命地保护着艾瑟依拉姆,他以为自己对她的仰慕是爱情,然而在伊奈帆出现后,他对他升腾起的奇妙感觉,才让他揉碎了自己一直以来自欺欺人的想法。不只是敌人,他想。他爱的人爱着别人。每当想到这里都会感到心脏的抽痛和莫名的烦乱。他将之归结为憎恨。

自那次伊奈帆离开之后,他不仅没有好好吃饭,送来的饭菜每天一口都没动过。伊奈帆要我吃我偏不吃,他想。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但他就顺着心思这么做了,反正自己也无所顾忌。

中间伊奈帆来过几次,他也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等着对方无奈离开后,又回牢房过自己没日没夜的生活。 他自然看不到对面人眼里的恼怒。

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伊奈帆握紧了拳。这个人越是与他对着干,他越想征服这个人,让他完完全全变成自己的东西。

他烦躁的抓了把头发,隐隐地勾起了嘴角。与斯雷因的战斗自己从来没有输过,这次也不会例外。

“伊奈帆君?”

“啊…怎么了。”雪姐的声音把他扯回了现实。

“伊奈帆最近总是容易发呆呢…是在想军方的事吗?还是…恋爱了呢?”界冢雪的最后一句掺杂着愉快的笑声。

“没有。”一如既往冷淡的声音。

“啊啊——弟弟长大了什么都瞒着姐姐真是好伤心啊。”界冢雪一脸沮丧。

“专心开车。”伊奈帆扭过头望向窗外。

“是是,界冢少尉。”

恋爱…吗。伊奈帆脑子里满满都是斯雷因的脸。他好像没怎么笑过呢,永远是一副掩藏着痛苦的样子。

“呐,伊奈帆君。两天后…”界冢雪顿了顿。“就是斯雷因的最终审判了吧。”作为姐姐,即使伊奈帆表面再怎么没有变化,她也能看出来自己的弟弟对监狱里那小子的感情不一般。每次从关押斯雷因的监狱出来以后,他都会沉默很久。刚开始她出于担心数次观察他的表情,然而在那一张面瘫脸下隐隐约约透出了她从来没在他身上看到过的东西:躁乱,痛苦,甚至还有…兴奋。

“…嗯。”伊奈帆皱起了眉。斯雷因作为一级重犯,在抓捕回地球的前几日,早就理应处死。而火星女王态度极其 坚决:地球若下达处死斯雷因的判决书,她会将他带回火星。地球方面担心着与火星脆弱的和平会被打破,对斯雷因的审判也一拖再拖,直到现在。

车内两人都无言。界冢雪知道伊奈帆想要做什么。但依照现在情形的走势,斯雷因能活下来的几率并不大。地球人在有了一点点小进步后便会狂妄,自认为能与火星势均力敌,便不会在意战争的爆发。

要救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伊奈帆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倒是那家伙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吧,几天了呢。他想要节食自杀,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伊奈帆有些烦躁。

想死啊。偏不让你死。



因为监狱长的牢骚,伊奈帆和监狱长一来二去便熟络了起来。这一次的探监拜托了监狱长的关系,伊奈帆没有传讯斯雷因到审讯室,而是直接来到了关押斯雷因的牢房,提着满满一盒食物。

他脑中演练过无数次牢里的斯雷因看见突然出现的自己的反应。他列举了无数个回应斯雷因的方式。然而站在 牢房门口的伊奈帆还是慌了神,他看到那个柔弱的男孩儿蜷着身体瘫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细微的颤抖。

他一瞬间有点害怕。他粗暴地甩开门锁跪在斯雷因面前,把他抱在怀里。他看到他惨白的脸上布满了汗水,泪水,和乱七八糟黏在脸上的头发。看到他用力扯着身上的衣服,那里已经扯破了几个洞。看到他紧闭着眼睛锁着眉,嘴里喘着微弱的气息,伴随着细碎的呻吟。伊奈帆紧了紧手臂,小声地唤着他。

好温暖。斯雷因想着。好舒服。他的不安和恐惧好像都被这个拥抱驱逐了。他索性将身体重量全部丢在拥着他的这双手上,他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他留恋着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像大海一样,像阳光一样。他暗自好笑自己这么形容,明明大海和阳光都没有好好感受过几次。

胃部的阵痛很快就过去了,因为伊奈帆的缘故。他轻轻推开伊奈帆,自己退到墙角。然后抬起头,望着他。他看到了伊奈帆脸上掩藏不住的担忧,一丝惊喜滑过他心里。

短暂的安静,两人表情回归从前。

“为什么不吃饭。”

“要你管。”

“我当然要管。”伊奈帆打开餐盒,用叉子叉起一块蛋黄烧,拿到斯雷因面前。

“张嘴。”

斯雷因别扭地扭过头,赌气似的紧紧咬住嘴唇。

伊奈帆只觉得心里无法压抑地躁动。他用力掐住斯雷因的双颊,强硬地扭过他的头,迫使他张开嘴,接着把蛋黄烧塞进他嘴里。

“咽下去。”

他紧盯着斯雷因的碧眸,两人间的距离近到让人窒息。

“我告诉你,别妄想自杀。别想死在我前面。”他的声音小却强硬。

斯雷因的泪水不可控制地涌了出来。自杀?他何曾没想过。他要是想自杀,又怎么会活到现在。伊奈帆总是充斥着他的大脑,在每次决定自杀的时候,他总是想,再见伊奈帆一面,再见最后一面就好。这像是一种毒药,他没完没了地想要看到伊奈帆,一想到死了之后就再也不能看到那个人的脸,他就感到超越死亡的痛苦。

伊奈帆又一次不知所措,斯雷因哭了。他没见过他笑,更没见过他哭。然而那个叱咤一时的特洛耶特卿现在就 在他面前,哭地像个小孩,脸上写满了无助。

他松开掐着斯雷因的手,绕到脑后托住他的头。没有给斯雷因反应的时间,他凑过去,吻住了他的双唇。

触电般的感觉从嘴唇传遍斯雷因全身。他不想确定这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他宁愿这是梦,然后永远不要醒来。他不想确定伊奈帆这个举动是出于什么目的,就算是戏弄也罢,他想要这个好久了——伊奈帆的吻。他不知道怎么回应对方,喜欢伊奈帆这件事,他只能永远地掩藏在心里。他没有做出举动,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他闭上眼睛,任由伊奈帆撬开他的牙关,与他的舌头纠缠。

一个毫无技巧却绵长的吻。含在嘴里的蛋黄烧早已不小心被斯雷因咽了进去。伊奈帆轻柔地擦着斯雷因的嘴角。

“好吃吗?”他问。

斯雷因轻轻点了点头。 伊奈帆满意地勾起一个笑。 斯雷因看着他出了神,他感到自己的防线在一点点崩溃。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温柔呢。



斯雷因乖乖坐在伊奈帆身旁一口一口吃完了伊奈帆带来 的全部食物,露出一个“好好吃!”的兴奋表情。在火星上这个味道只有贵族才品尝的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真的超级美味。

一旁的伊奈帆静静地看着,卸下了防备斯雷因仅仅只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说是宠物也不为过,就像…猫一样。他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个比喻。

他注视着斯雷因的眼睛,那双碧绿的眸子无神了太久,现在看来仿佛明亮了许多。只是那一汪泉水下,掩藏着深不见底的哀伤。

监狱长不停地催促了十几遍,伊奈帆不得不收拾起餐盒离开牢房。走到牢房门口,他回头看了看斯雷因,斯雷因也正注视着他,慌乱不安的小眼神央求着他别走。

他恨不得冲过去抱住他把他揉碎在自己身体里。

他压抑住了自己的冲动,扭过头去不再看着斯雷因。 “我明天来看你。”平淡的语气,他快步离开了监狱。一时的冲动让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斯雷因,太犯规的斯雷因,挑战着他的理智。他没有拒绝自己的吻,他轻易地就拆掉了自己的城墙,那样的他真的憎恨自己么?

“雪姐,人为什么会憎恨别人呢。”

“诶?”界冢雪有些诧异伊奈帆会问这样的问题。

“大概…爱过才会憎恨吧。”

伊奈帆愣了愣,继而又放心地笑笑。自己也不是单恋呢。

界冢雪看着自己弟弟捉摸不透变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小子也到了青春期啊。

斯雷因抚摸着自己的嘴唇,那里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那个人的味道,那个人的温柔。他很开心,大概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但是对不起,伊奈帆。”

他低沉着声音。

“所有和你扯上关系的人都会发生不幸,斯雷因。”

他对自己说。

斯雷因望向窗外,那里有一小片蓝天。

-

距离最终审判还有一天。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我每天超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