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超速

微博@我每天超速

掩藏【续原作结局–03

03.

斯雷因安静地躺在床上,听着空气中细小灰尘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监狱是个好地方,至少在这里的生活比火星安心许多,他甚至很享受这方冷漠的小室带来的压迫感。比起其他囚犯,他从不畏惧死亡。

–“斯雷因早在遇见公主前就死了。”

他举起左手,细细观察着它的纹路。伊奈帆告诉他靠近拇指的那一条弧形的线叫做生命线。他摩挲着那条特殊的掌纹,它断断续续,并不完整。

–“人为什么要活着呢?”

最终审判前的监禁生活是大把寂静的时间。他翻来覆去地回放着自己的记忆,然而越是思索,越是迷茫。来到火星之前或许是他最幸福的时光,但他找不到多少有关童年的回忆,似乎在火星上的生活挤满了他的全部。 穷尽其一生去追求自己所望,所有人都是如此。他却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羞辱,训斥,责罚,他忍受下火星人狗一般的待遇而活着,只是为了看到公主的笑颜。或许公主的追求就是他的追求。

但最终他还是失败了,现在的他再也没有将公主装在心里的权利。

–“背负着罪孽死去,也只会走到地狱吧。”

一切都无所谓了,一切他都不在乎。但为什么会不甘心呢?那个有着酒红色眼眸的人总是打乱自己的一切。怎么样都好,唯独不想输给他,界冢伊奈帆。他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怕。仅剩两天寿命的人,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 渴望活着。

人为什么要活着呢。斯雷因攥紧了拳。



“明天就是审判日了。”沉默许久,伊奈帆犹豫着说出了口。作为拥有抓获斯雷因第一军功的人,他会出席最终审判,并拥有发言权。虽然决策权还掌握在那些高层手里。

“嗯。”斯雷因轻声应着。他嘴里塞着食物,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

两人都低头注视着地面,谁也没有再开口。这是伊奈帆第二次给斯雷因送饭,也许将是最后一次。斯雷因也没有拒绝,他说他会全部都吃掉的。

静谧的空气里掺杂着些许轻喘声。伊奈帆有些紧张地看向斯雷因,随即愣住。斯雷因的脸颊和鼻头都呛得通红,眼角噙着眼泪,微抬着舌头张开嘴抢夺空气。看样子是被辣到了。

“伊...奈帆...这是什么啊...”斯雷因转过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伊奈帆。

“鞠户大尉在中国执行任务时带回来的。大概是一种称之为煎饼卷大葱的东西。”

“这样啊...很好吃啊!特别好吃。”说着他低下头咬了两大口,不等咽下就猛烈地咳嗽起来。

伊奈帆递过一杯水,轻抚他的后背。

“你逞强的样子蠢极了。”

“...才没有......”斯雷因摸了摸火辣辣的脖子,看着那饼的眼神多了几分恐惧。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斯雷因把所有食物都一口不剩地吃完了。不管好吃难吃,不管中间伊奈帆怎么劝阻,他都硬是挣扎着塞进了自己嘴里。现在他觉得肚子快炸了。他靠在墙角,声称剧烈运动完需要休息。

过分执拗,伊奈帆不知道这算是优点还是缺点。他只是静静坐在斯雷因旁边,陪着他。

“呐,伊奈帆。”

“嗯。”

“明天的审判,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多嘴。最好一句话都别说,知道吗。”斯雷因淡淡地说。

伊奈帆扭过头看着他,眼神中满是不解。自己会想尽办法帮他活下来,他又不是不知道。

“你啊。”斯雷因轻轻笑出了声。“你的智商只存在于科学战术里。这些事还是听我的吧。”他抬手敲了敲伊奈帆的 头。

“为什么。”

“高层权位者的斗争...你不懂。但是我经历过。”斯雷因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但那声音听来十分苦涩。

“你太耀眼了。”他视线落回地面,声音变得深沉。“没有你他们会溃不成军,但你越来越多的军功只会招惹更多的祸患。他们都在害怕,害怕终有一天你会替代他们的位置,害怕丧失自己的权利。他们会用一切手段,推你下水。”斯雷因眯了眯眼。

“而且...更多的是嫉妒你的人。他们看你高冷的样子不爽很久了。把你从高处拉下来,看你落败的悲惨样子,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一幕。

“但是你这个笨蛋完全不知道去防范这些。”斯雷因在伊奈帆胸上砸了一拳。

“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他们处死你的。”伊奈帆顺势抓住斯雷因的手。

“放心,他们不会处死我的。”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因为女王在吗?”地火战争的最终审判,女王代表火星也 会出席。她是伊奈帆能想到的唯一联合军部无法处死斯雷因的原因。

“啊...嗯。”斯雷因微微蹙眉。“女王只要求不许处以死刑,但是自杀的话...她也无能为力了。”他近乎自言自语地喃喃着,声音虽小却还是传到了伊奈帆的耳朵里。

自杀这个字眼让伊奈帆条件反射般的心里一紧。

“我说过,你休想死。”

“好啦好啦,我就勉强答应你再活两天吧。”斯雷因揉了揉伊奈帆严肃认真的脸。“不早了你快走吧。在这里待太久被人抓了话柄你就麻烦大了。”他笑着。

伊奈帆看了看笑地一脸轻松的斯雷因,心里总觉得有些许违和。确实也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他站起身,向监狱外走去。斯雷因垂着头站在原地,脸上的笑容早已僵硬,逐渐消失。

“...好想去看看大海呢。伊奈帆。”

已走到门口的伊奈帆愣了愣,转过头看着他。他正抱着双膝坐在床上,注视着那口小小的被铁栏封住的窗。

“审判结束后,我一定带你去。”

“嗯。”他闭上眼睛。

“明天不要乱说话,一定不要...”

“嗯。”伊奈帆转回头,踏出监狱。厚重的大门在身后落下 。

“...拜托了。”斯雷因将头埋在膝间,隐隐带着哭腔,像是在哀求。

伊奈帆听到了他的声音。他抬起头看着海一般颜色的天空。那声音来自心底,缠绕撕扯着他的心脏。他有些恍惚,今天的斯雷因一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好像想说什么,却一直掩藏着。

不如说,那种感觉,就像是将要生离死别之人最后的诉说。

他感到一丝不安。


评论
热度 ( 26 )

© 我每天超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