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掩藏(续原作–04

04.


–人是如此渺小。拼尽全力挣扎着,挣扎着,却永远无法逃出命运的牢笼。

半下午,街道还未散尽正午太阳炙烤的余温。经历了大大小小七次审议后,所有人的期望都终于落定一样,最终审判最终的钟声,敲响了。

仿佛一切糟糕的日子都结束了,人们满心欢喜地开始享受新的生活。押送斯雷因的几个年轻的士兵不耐烦地把他丢回监狱后径直离开,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虽然伴随着几句“干嘛不把这家伙直接杀掉”的抱怨。只留下伊奈 帆站在斯雷因身边。

回荡在监狱里的声音一缕一缕地消失,这里又重回往日的肃默和压迫。伊奈帆蹲下来解开遮挡在斯雷因眼睛上的黑色布条,和封在嘴上的胶带,打开他的手铐。

两人相顾无言。伊奈帆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音节。他甚至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斯雷因。这次审判,他看到了他从未看过的东西,让他愤怒的,惊诧的,而又极其厌恶的东西。他无法想象眼前瘦弱的淡金色卷发男孩,曾经是怎样在那污浊的浑水里挣扎。

突然斯雷因照着伊奈帆脸上狠狠打了一拳。

“你是白痴吗?!!”他的眼睛撑地很大,眼球上散布着细小的血丝,眼泪毫无阻拦地涌了出来。

“为什么还是要说那种话?为什么啊?!”

他扯着嗓子夹杂着哭腔含混不清地喊着。太过激动,他全身颤抖着,胸部剧烈起伏。完整的语句被不均的气息搅地支离破碎。

“我要你活着。”伊奈帆皱起眉头。

“他们的目标可是你啊...笨蛋!!”

“怎样都无所谓。我只要你活着。”

“我说过我不会死的啊!你听不懂吗?!”

“你昨天的表现让我无法相信。”

斯雷因静默下来。他曾经认为自己是一个能很好隐藏情绪的人,昨天他却乱了阵脚。他不知道该用哪种表情来面对真心要救自己的人。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伊奈帆,他都无法足够狠心。他有私心,他喜欢他,他想保护他。然而他一直都知道伊奈帆最大的危险就是和他在一起。至少在迫不得已之前,他都想维持现状。即使是自我欺骗也好,他不想打破这种平衡。

“别离开我...别想一个人离开。”

伊奈帆拥住他。他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能感受到这个在战场上引导着胜利的大男孩儿在发抖。

他在害怕,斯雷因知道,他在害怕失去。像是绳索紧勒着心脏,斯雷因觉得它的每一次跳动都是一次挣扎。他想要保护伊奈帆,不管用什么手段,这个欲望极其强烈。就算伊奈帆会感到痛苦也没关系,时间会冲淡一切。(“或许吧,伊奈帆不管怎样都会因为自己感到痛苦呢...”斯雷因对着监狱的墙壁自言自语。)伊奈帆终究会拥有自己的家庭,忘记一个可笑的罪犯,他想。但过了今晚,也许他再也没有机会保护他了。

“...抱够了吗?” 斯雷因用力推开了伊奈帆。他看到伊奈帆有些摇晃,仿 佛再使点劲就能倒在地上。

“我说你啊。管得是不是有点太多了?我跟你什么关系啊,搞得你像老妈一样这么挂念我,我还真是特别不好意思呢。”斯雷因很快地用力擦掉脸上的泪痕,换上一个极轻浮的恶劣表情。

伊奈帆有些发懵。他猜测斯雷因是不是神经受到了刺激,或是不小心撞到了头,才会有如此极端的情绪波动。

“喂。”斯雷因歪过头。“你这家伙真的很讨厌。总是赢我就算了,好言相劝你也不听。”他像是无奈地甩了甩手。 “不过今天的丑出得很棒哟,我超——开——心——的!”他说着在地上绕了一圈,然后冲伊奈帆咧开一个并不好看的笑。

“呐,你觉得呢?自以为是的家伙。” 斯雷因轻飘飘的声音刺进伊奈帆心里。

他的大脑一片混乱,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视线变得模糊,阴暗的视野里一千个光点在闪烁。他看不到斯雷因的脸,却能清楚地感知到他不自然的表情。他不知道这突然的变化是为什么,也没有力气去思考为什么。他的心脏一点一点被凿空,他感受不到它的跳动。

“之前...为什么...”他近乎本能地说出来。

“啊...之前啊。当然是——”斯雷因挑眉。“玩弄你啊!我在 监狱里这——么无聊,当然要给自己找点乐子才行。”他勾起嘴角,顽劣而得意地笑着。

伊奈帆说不出话。刘海的阴影拖在整张脸上。

“知道了就赶紧滚吧,我现在可是一眼都不想看见你。以后也是。”斯雷因粗暴地把伊奈帆推出门外。 “再见——哦不,是永别了。你再也不要过来了,我说了我讨厌你吧?我可不想觉得你是个不要尊严的人。”

伊奈帆没有任何反应。

“走吧。再也别来了。我看见你特别心烦。”他又强调了一遍。他不知道伊奈帆是否听到了这些话。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希望伊奈帆听到这些话。他的表情早已僵硬地崩裂,格外扭曲。

目送监狱长拖着伊奈帆的躯壳离开视野范围后,他挪回到墙角,沿墙滑下,任由身体瘫在肮脏的地上。他再也忍不住哭出来,撕心裂肺,却没有哭嚎的声音。他完全没有按照自己早就想好的剧本来,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每说一句话都在后悔。伊奈帆黯淡无光的眼神就像一把利刃搅弄他的心脏,那里鲜血淋漓。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我每天超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