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超速

微博@我每天超速

【奈因】掩藏(续原作向–05

05.


阳光,好刺眼。伊奈帆半睁着眼睛。监狱长一脸担忧地 摇晃他的身体,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说什么,但是他听不到,耳朵像是进了水。监狱长把他放进界冢雪的车里后无奈地走回监狱。

一天前界冢雪因军方的荒野封闭训练而外出,至少半个月才会回来。临走前她把通常母亲要叮嘱给儿子的事情全部对伊奈帆絮叨了一遍。虽然她相信他独自生活一定不成问题,但她还是这么做了,好像能得到些许心理上的安慰。最后她把车钥匙留给了他,她觉得他一定用得上。没有了雪姐的强制陪同,他看望斯雷因也自由了许多。独自开车来,再独自回去,不管待多久都可以。雪姐当然知道他的这个目的,这也算是小小的纵容。但她若是看到他现在在车里的这幅不堪的样子,肯定会冲进监狱杀了斯雷因。

幸好她不在。

这种状态开车会出事。伊奈帆索性将上半身压在方向盘上,眼神涣散地看着窗外。树叶在被风轻柔地抚弄着。

他的大脑似乎混乱得发狂,又似乎一片空白。车内十分安静。他开始恢复理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整理今天发生的出乎意料的事情。斯雷因的话毫不客气地剜割着他的身体。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从未遇到过,但 十分痛苦,他难以承受。回过神来,他感到更多的是对未知的迷茫和恐惧。方才斯雷因怪异的举动像是刻意而为,又像精神失常,或者真的只是真心话。他心脏抽痛了一下。要是义眼还在就好了,他想。

毫无头绪,他十分烦躁地挠了挠头。他觉得斯雷因陌生又熟悉。刚刚被关押在监狱的时候,斯雷因过分消极,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此后便是沉郁,从没有人敢接近他,除了伊奈帆。然而在伊奈帆心里斯雷因的形象还是被他自己打破。他甚至觉得斯雷因一直都只是一个天真的男孩子,只是经历了太多本不该经历的事情。在他仿佛看到希望后没两天,斯雷因再次狠狠地捅了他一刀。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判断,该相信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斯雷因。如果今天的行为真的是故意,那斯雷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他曾卸下防备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却又带着恶劣的表情硬生生断裂两人的关系。伊奈帆第一次觉得,在斯雷因面前,或许他才是无知的那一个。他能轻易找到甲胄骑兵的弱点,却挖不出掩藏在斯雷因心里的真相。

恐惧感从脚底萦绕着它他的身体,包裹着他,他倒吸一口冷气,用力踩下了油门。

伊奈帆将车子开到海边,找了个车位停下,向着海岸的 礁石走去。他挑了块巨大而平整的礁石坐下,凝望着海天相接的远方。大海,斯雷因最想看到的大海。渐进傍晚,天际与海末都铺上一层厚重的紫红色。海风潮湿而细腻,抚在伊奈帆的脸上,他感到十分舒服。焦躁和不安都暂且消失,他的内心重归平静。这样最好,他想。

他开始重新回忆从上午开始的最终审判。最终审判的判决书是:斯雷因·特洛耶特终身监禁。界冢伊奈帆因其反叛情节,进行为期十五天的停职处分,军衔降为准尉。他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似乎斯雷因早就知道了,他要他不要在审判时说话。他以为斯雷因只是要自己躲起来少生事端而已,终究还是没有听他的话。现在想来,这场审判或许已是联合军部高层设好的局。

审判的一开始就直奔死刑而去。尽管审判者们慢条斯理地陈述着所谓正确的观点和处理方法,但每个字眼都充满了杀气。况且立在中央的审判高台上跪着的斯雷因双手被固定在身后,就连眼睛和嘴也被封住,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伊奈帆手心和额头都沁满冷汗。

他望向端坐在对面审判席中央的娅赛兰女王,她的金发高高盘在头上,显得十分沉着冷静。但伊奈帆还是看出了她锁在眉头的紧张。她不会让斯雷因死的,伊奈帆在 心里默念,仿佛这是最后的希望。但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女王决绝的态度已不似从前,她只是重申了“不希望处死斯雷因特洛耶特”的立场,此外便没有再争执。审判者们便变本加厉。伊奈帆感到一丝绝望。艾瑟依拉姆早已不是能够任性的公主了,她是火星的女王。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男孩儿而放弃难得的和平。

已经没有办法了吗。他想起了斯雷因曾经对他说,他们不会处死他的。但现在,他觉得斯雷因的话可信度为零。伊奈帆咬咬牙,冲到了宣读斯雷因罪状的话筒前,用整个会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声音,为他辩护。为一个罪孽深重的囚犯做辩护,他想他一定是疯了。

“界冢少尉。你这是要与人类为敌吗?”副审判长单手撑头,斜靠在庄严的椅子上。像是在悠闲地享受下午茶而不是在审判。他语调上扬。似乎近五个小时都在等待伊奈帆站出来为斯雷因辩护,而他所期待的一幕终于变成了现实。

话筒距离审判者们非常近。几乎就是那个瞬间,伊奈帆看到了坐在席位上的那些联合军部的人的脸上,露出了得逞般的神色,那是猎人捕捉到掉进陷阱的猎物时出现的神情。不,比那还恶心。伊奈帆恶心地想吐,就像看 到了堆满垃圾流着污水的垃圾场,他甚至感觉闻到了那股恶臭。他环视四周,除了焦急的女王外,近乎所有人都脸上都充满喜悦,像是达到了诱骗的目的,像是看了一出好戏,像是幸灾乐祸。他有些晕眩,感到地面在不断下沉,周围被黑暗淹没。

直到他亲耳听到审判结果是终身监禁,他诧异地松了口气。而审判的附带品是对他的处分。他自己觉得并没有什么关系,他本身对军衔就毫无兴趣。终于没有宣告死刑,他想斯雷因些许总会有点高兴,却没料到他会给自己一拳。

夜从头顶向远方压下来。伊奈帆躺倒在礁石上,双手枕在头下。斯雷因下午一定在生气,这与他审判时的冲动举动也一定逃不开关系,他想。但斯雷因怎么也不至于要和他断绝所有关系,而且故意伤害他。他想不通。或许真的只是讨厌他而已,斯雷因曾经说过,那是一种憎恨。真是让心脏流血的字眼。伊奈帆合住眼睛,他很累,他感到异常疲劳。

闭着眼的世界里到处都充满了斯雷因的脸。他的耳边又响起斯雷因清澈的嗓音。昨天他信誓旦旦地说不会死,这件事便真的如他所想。伊奈帆继而又想起接在那后面 的一句呢喃的话语:

【 “女王只要求不许处以死刑,但是自杀的话...她也无能为力了。”】

自杀...是什么意思呢?伊奈帆找不到斯雷因自杀的理由,或者说,他完全看不到斯雷因的自杀倾向。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深信斯雷因是不会自杀的,大概是一种强烈的直觉。

困意向他袭来,他感觉昏昏沉沉。无法理解那句话的意思,另一句话却不合时宜地闯了进来。

【 “你再也不要过来了 。”】

他不禁觉得斯雷因的演技很拙劣,如此刻意强调,掩饰的成份就太明显了。要伊奈帆离监狱远远的。这个目的轻易就能读出来。

伊奈帆猛然坐起。他好像突然明白了,斯雷因赶他走的原因。他跳进车里,发疯似的驶向监狱,眉头紧蹙,汗滴顺着两鬓滑下。

【 “高层权位者的斗争...你不懂。但是我经历过。” 】

伊奈帆神经紧绷。但愿他的一切判断都是失误。他祈祷着。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我每天超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