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超速

微博@我每天超速

破碎 | 荒x一目连

* cp荒x一目连

* 虐连预警

* 自娱自乐的产物 多bug望见谅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破碎】

又是一个满月之夜。

尖叫声与水声混杂,人们惊慌地拉扯着家人向水波漫不到的高处跑去。聚风之力而成的护罩早已抵挡不住猛烈的水浪而破裂,水柱倾泻而下,在推搡叫喊声中冲垮一座座房屋。

一目连嘴角渗出血丝,过多的妖力消耗让他体力不支。而对面的大妖似是在游戏,挥动着手指以妖力凝聚海水如流星般坠落到地面,炸开朵朵水花。

“龙,你去引导村民逃向后山那里,快去。”一目连伸手抚摸了两下龙的鳞片,告诉它不必担心自己。龙担忧地绕着他转了两圈,才腾跃上空飞向远处。

村民渐渐撤离,嘈杂声远去,一目连只觉得头晕目眩,仿佛内脏破裂一般。他散尽了最后的力气,任由身体下坠。

他知道这场灾难该收场了。

自神之子带着仇恨回来的那一天开始,每月的月圆之夜,荒都会攻击这个村落。他自是没有用尽全力,只是如恶作剧一般随心破坏掉村子的一部分,而又不至于摧毁它。他看着人类尖叫逃窜,看着一目连拼命庇护他们。

每当一目连妖力透支,荒便随即收手。待他修养一月之后,重蹈覆辙。

一目连早已习惯这种反复,然而荒增进迅猛,纵使他每次都做好准备,也难以与荒抗衡。

荒看着一目连缓缓倒下,嘴角勾起一丝浅笑,挥手收了妖力,向他走去。

霎时回归安静,一目连躺在地上轻轻浅浅呼吸着,眼睑因疲惫而半垂。

荒停在他的面前,恰巧挡了月光,高大的身影在他身上投下一片黑暗。

“不过是一群愚蠢的人类,你也真是固执。”荒的声音落下,如海水般冰冷。

“若是恨极,这村子直接毁了也罢。却偏要一次又一次地留有余地,现在竟跑来笑我固执。”一目连抬眼定定地望向荒。他撑着地面,迫使自己摇晃的身体站起来。

两人相对,与荒相比,一目连身子未免太过瘦弱。即使脸色因虚弱而苍白不堪,那高傲之气却一如当年风神。

“他们害你几近消失,你却拼着性命去保护他们,真是可笑。”

“守护我的子民是我一目连存在的意义。”一目连轻描淡写地笑了笑,“你来攻我便守,至死方休。”

在那无力的笑容里竟看出了些许幸福的意味,荒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闷在心头。他忽地伸出手钳住一目连两颊拉向自己。一目连吃痛,本就不稳的身体被带得向前栽去,慌乱中他抓住了荒的手臂。

“别忘了,你早已不是风神,而是堕为妖怪。人人厌恶的妖怪。”荒近乎咬牙切齿地对一目连说。

“即便如此...”一目连尝试掰开荒的手指,“守护他们也是...我一定要做的事。”

“...”闻言,荒越发烦躁,不禁加重了手指的力道。他不知这横冲直撞的恼火从哪儿生的,是因为人类还是一目连,或是两者皆有。

“守护那群混蛋是吧?”荒突然抽回手,待一目连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扛到了肩上。

下一秒便被扔到了海水里。

冰凉刺骨的海水惹得他一个激灵。没在水中的感觉让他不安甚至害怕,他手脚胡乱地划着水,试图摸索到地面。然而还没有触碰到,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脖子拎出了水面。

一目连大口呼吸着空气,喘息带动声带发出嘶哑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对上的是荒深不见底的眼眸,闪着光,却满是冰冷的恨意。

“你知道海水的温度吗?”

声音虽寒却隐隐有些颤抖。注视着荒的眼睛,一目连一时有些恍惚,他似在那波涛般翻滚的恨与愤怒中,看到了荒痛苦的挣扎。这孩子的事他是知道的,只因人们的怀疑与猜测就被献祭深海,又怎不叫人心疼。

“荒...唔!”话还没说出口,一目连突然被按进了海水中。苦涩的海水霎时充满口腔,呛入喉咙。

“贪婪、自私、怀疑又猜忌,这种低贱的东西之所以还苟活于世,都是因为你!”荒把一目连拎起来又按下去,看着他因呛水而剧烈地咳嗽,脸上淌着的分不清是泪还是水。

荒似乎还说了些什么,一目连听不到。那声音仿佛来自天国,朦朦胧胧,听不真切。只觉得像是吞了刀子,嗓子生疼,肺似被人用力抽紧一般。身体已经冻到麻木,再也拿不出一点挣扎的力气,他的意识开始涣散,眼前一片浑噩。只是想到荒曾经经历的是比这种更甚的痛苦与无助,心脏就隐隐抽痛。

荒发泄般的动作快而猛烈,但是看到手中人渐渐停止挣扎,像破布人偶一样随他动作而起落,却没有丝毫解气的感觉,反倒心脏像是被攥紧般难受。他开始有点慌乱了,一目连不知何时攥了他的衣角。

他忙把人捞起来,一目连闭着双眼,惨白的脸上已找不到一丝血色,头发湿湿地贴在脸上,下唇因寒冷而不住地颤抖。那个总是冲在前面保护别人的风神,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柔软脆弱。

荒把一目连放在岸上,帮着排了海水出来。一目连陡然睁开眼睛,胸口因喘息而上下起伏。

“你若不护着他们,我也不至于如此。”

“...我们本就对立...怎求相互理解?”一目连声音格外虚弱,荒不觉皱了眉头。

“只是...对不起。”

荒一时语塞,睁大了双眼,“...什么?”

“对不起...我想替那些村民向你道歉。”

“...你又何必这样。”荒突然狠狠地心疼起来。

“你觉得我愚蠢也罢。”一目连有些凄凉地笑了笑,“但若你再次来攻,我也还是会...”

没了声音,一目连昏了过去。

荒似觉心中什么东西开始变得破碎,继而崩塌,包括他用来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仇恨的根基。他把一目连抱进怀里,像是在掩饰自己的动摇一样紧紧拥着。

评论 ( 26 )
热度 ( 274 )

© 我每天超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