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模与翘臀 /荒x一目连

*OOC

*现代paro

*有胡诌的成分

*一丢丢的酒茨和狗崽成分

- 本来想一发完来着没想到写了这么多居然还没完...难为看官大人的耐心啦XD这个应该会有后续x


公司里来了个新经纪人。

荒一直觉得只有傻瓜才心甘情愿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比如他的经纪人小座敷,看起来是挺敦实,其实早就年纪轻轻耗出了一身毛病。工作量又多又大,她每天忙前忙后,节食通宵都是家常便饭。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是吃的是土,吐的是血。即使她忙到呕吐,有什么风光基本上都是荒的。而若是荒出了什么差错,她还得背着锅给荒收拾摊子。荒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心疼他个子不高后劲挺大的小经纪人的。好...

2017-06-03

破碎 | 荒x一目连

* cp荒x一目连

* 虐连预警

* 自娱自乐的产物 多bug望见谅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破碎】

又是一个满月之夜。

尖叫声与水声混杂,人们惊慌地拉扯着家人向水波漫不到的高处跑去。聚风之力而成的护罩早已抵挡不住猛烈的水浪而破裂,水柱倾泻而下,在推搡叫喊声中冲垮一座座房屋。

一目连嘴角渗出血丝,过多的妖力消耗让他体力不支。而对面的大妖似是在游戏,挥动着手指以妖力凝聚海水如流星般坠落到地面,炸开朵朵水花。

“龙,你去引导村民逃向后山那里,快去。”一目连伸手抚摸了两下龙的鳞片,告诉它不必担心自己。龙担忧地绕着他转了两圈,才腾跃上空飞向远处。

村民渐渐撤离,嘈杂声远去,一目连只觉得头晕...

2017-03-13

【奈因】掩藏(续原作向–05

05.


阳光,好刺眼。伊奈帆半睁着眼睛。监狱长一脸担忧地 摇晃他的身体,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说什么,但是他听不到,耳朵像是进了水。监狱长把他放进界冢雪的车里后无奈地走回监狱。

一天前界冢雪因军方的荒野封闭训练而外出,至少半个月才会回来。临走前她把通常母亲要叮嘱给儿子的事情全部对伊奈帆絮叨了一遍。虽然她相信他独自生活一定不成问题,但她还是这么做了,好像能得到些许心理上的安慰。最后她把车钥匙留给了他,她觉得他一定用得上。没有了雪姐的强制陪同,他看望斯雷因也自由了许多。独自开车来,再独自回去,不管待多久都可以。雪姐当然知道他的这个目的,这也算是小小的纵容。但她若是看到他现在在车里的这幅不堪...

2015-09-26

【奈因】掩藏(续原作–04

04.


–人是如此渺小。拼尽全力挣扎着,挣扎着,却永远无法逃出命运的牢笼。

半下午,街道还未散尽正午太阳炙烤的余温。经历了大大小小七次审议后,所有人的期望都终于落定一样,最终审判最终的钟声,敲响了。

仿佛一切糟糕的日子都结束了,人们满心欢喜地开始享受新的生活。押送斯雷因的几个年轻的士兵不耐烦地把他丢回监狱后径直离开,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虽然伴随着几句“干嘛不把这家伙直接杀掉”的抱怨。只留下伊奈 帆站在斯雷因身边。

回荡在监狱里的声音一缕一缕地消失,这里又重回往日的肃默和压迫。伊奈帆蹲下来解开遮挡在斯雷因眼睛上的黑色布条,和封在嘴上的胶带,打开他的手铐。

两人相顾无言。伊奈帆张了张嘴,却...

2015-09-24

掩藏【续原作结局–03

03.

斯雷因安静地躺在床上,听着空气中细小灰尘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监狱是个好地方,至少在这里的生活比火星安心许多,他甚至很享受这方冷漠的小室带来的压迫感。比起其他囚犯,他从不畏惧死亡。

–“斯雷因早在遇见公主前就死了。”

他举起左手,细细观察着它的纹路。伊奈帆告诉他靠近拇指的那一条弧形的线叫做生命线。他摩挲着那条特殊的掌纹,它断断续续,并不完整。

–“人为什么要活着呢?”

最终审判前的监禁生活是大把寂静的时间。他翻来覆去地回放着自己的记忆,然而越是思索,越是迷茫。来到火星之前或许是他最幸福的时光,但他找不到多少有关童年的回忆,似乎在火星上的生活挤满了他的全部。 穷尽其一生去追求自己所望,所有人...

2015-09-12

【奈因】掩藏(续原作–02

2.


今天是第几天了呢…斯雷因蜷缩在墙角,紧紧抱着双膝。胃又绞痛起来了,他的身体拧在一起,直冒冷汗,发丝湿哒哒地黏在脸上。

来到这里就像失去了一切,他也放弃了一切,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曾拥有过什么。这一方牢房阴暗而寒冷,除了一张简陋的床外别无他物。值得一提的或许只有墙壁上一口小小的窗子,他总是对着它出神。外面的世界是什 么样子呢?外面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呢。虽然是一个地球人,他对地球的了解却没有多少,地球的景色,地球的食物,地球上的情感,他一概不知。他拼命地保护着艾瑟依拉姆,他以为自己对她的仰慕是爱情,然而在伊奈帆出现后,他对他升腾起的奇妙感觉,才让他揉碎了自己一直以来自欺欺人的想法。不只是敌...

2015-09-05

掩藏【续原作结局–01

01.

监狱里一片肃杀。伊奈帆摆动着棋子,视线却须臾不曾抽离对面垂着头的金发男孩。他看上去有些狼狈,这幅脆弱的小男孩样子令谁也想不到他就是挑起战争的人。 斯雷因麻木的脸里透着藏不住的痛苦。那是将要了结生命之人的的表情。

“你休想。你必须要活下去。”伊奈帆认真地看着他。

斯雷因抬起头。他一瞬间以为那是伊奈帆给他的救赎,他不想自己死,他想自己活着。然而只是一瞬间而已,伊奈帆说,那是艾瑟依拉姆对他最后的托付。

斯雷因再次将头垂下。他自嘲。对面那个永远冷着脸的男人怎么可能想要救自己呢,他们是敌人啊,他亲口说的。

【我们果然从一开始就是敌人。】

沉默的回应。伊奈帆丢下一句“我还会再来的。”便转身离开。斯雷...

2015-09-05

© 我每天超速 | Powered by LOFTER